Menu

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提供,从格尔木市前往长江源园区的腹地可可西里



凤凰网汽车讯
7月5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志愿者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任永禄,广汽乘用车副总经理闫建明的陪同下到达了青海格尔木市,并来到青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学习交流,加深对可可西里的自然资源及生态价值的了解,以及如何更好的在长江源园区开展志愿者服务工作。

凤凰网汽车讯
7月6日,广汽传祺“护源有我”湿地使者一行,驾驶传祺GS8巡查巡护车,从格尔木市前往长江源园区的腹地可可西里,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开展生态保护体验活动,溯源中华文明。

图片 1

图片 2

对于所有队员来说,今天也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可可西里即将迎来它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一周年纪念日。一年前(2017年7月7日),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可可西里经世界遗产委员会一致认可,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申遗评估报告中这样描述:“青海可可西里提名遗产地是世界上最大、最年轻高原的一部分,拥有非凡的自然美景,其美丽超出人类想象,在所有方面都叹为观止。”

茫茫三江源,雪峰入云际。“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是雪域精灵们的天堂。沿着巡山队员的车辙行进在可可西里腹地,金色的夕阳洒满这片“青色山梁”(“可可西里”的藏语译文),卓乃湖激荡的浪花诉说着这位“美丽少女”(“可可西里”的蒙语译文)的忧思与希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三江源可可西里充斥着对野生动物的杀戮和欲望。”在保护可可西里队伍中坚守了22年的才仁桑周感慨地说。从索南达杰的“野牦牛队”到成立三江源国家公园,一代代青海人坚守于此,只为找回她最初的动人模样。如今,这里不再对人类开放,归还了野生动物们安宁祥和的家乡。藏羚羊种群从不足2万只逐渐恢复到5万多只;隐匿深山的雪豹也开始频繁出没,足迹遍布全省27个县,数量达1000只左右;普氏原羚、白唇鹿、藏野驴等一批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资源量增长明显。守护自然就是守护人类自己,这是青海告诉世界的“生命之光”。

自然告诉我们,水孕育了最早的生命;历史告诉我们,江海河流总能催化文明的诞生。水源是我们生命的依赖,更是生态文明的关键。高山隆起,沧海桑田,大自然的时过境迁在这里被见证;长江、黄河、澜沧江从这里源远流长,滋养中国乃至中南半岛的文明和生命。她如此重要,又却格外脆弱,水草、动物、植被…每一处生机都息息相关,保护迫在眉睫。2018广汽传祺“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的生态保护者们再一次来到这里,共同守护三江源,共建生态祖国。

翻越昆仑山口,感受高原情怀

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提供

图片 3

从格尔木市向南行驶20公里,柴达木盆地的边界——平坦的戈壁滩上陡然升起一堵巨墙,昆仑山在此以近乎90度的角度矗立起来,穿过云层,山体呈现灰白色,展现了高寒地区的山体特征。昆仑山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也是中华民族神话传说的摇篮,古人尊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

“野牦牛队”唤起江源对生命的呐喊说起三江源可可西里,地处遥远、气候恶劣、与世隔绝是人们对这里的最初印象。这片“生命的禁区”,不仅是三江源重要的水源涵养地,更是藏羚羊、野牦牛、雪豹和众多高原特有动植物赖以生存的家园。然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类的枪声,打破了这里的平衡与宁静。“当时已经有人进入到三江源地区挖金子、扑杀野生动物了,盗采盗猎分子肆无忌惮。时任玉树州治多县委副书记兼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在下乡的时候发现了很多被破坏的草原河滩和大片的藏羚羊尸骨,非常痛心。”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管委会可可西里管理处主任布周说起当年的情形,依然激动。“国际上把用藏羚羊绒做成的披肩叫‘沙图什’,一条能卖1.5到5万美元,而做一条长2米宽1米的披肩,需要3至5只藏羚羊的生命作为代价。”才仁桑周心痛地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据统计,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整个青藏高原的藏羚羊数目不足2万只,濒临灭绝。有人预测,如果不采取措施保护,藏羚羊从地球上消失,也就不过几十年光景。

长江源头水系

图片 4

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提供

广汽乘用车副总经理闫建明表示,“非常感谢管理局为大家提供的这次交流学习机会,在了解到可可西里守护者们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严峻的“反两盗”(盗猎藏羚羊等珍稀野生动物、盗采沙金)斗争中所做出的牺牲,我们感到非常敬仰,同时也让传祺感受到更强烈的责任感,我们会尽全力支持守护可可西里工作。在接下来的志愿者活动之后,我们也会通过多种方式向外传播可可西里精神,共同为生态文明建设贡献力量!”

被称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的昆仑山

无人区不是无法区。1991年,索南达杰成立了我国第一只武装反盗猎反盗采队伍,大家给这支队伍起了一个响当当又特别“高原”的名字——“野牦牛队”,队员都是玉树土生土长的藏族群众。才仁桑周说,这个名字象征着这支队伍的精神,要像野牦牛一样,坚定地守护好自己的家园。在索南达杰的带领下,“野牦牛队”驾驶着透风漏雨快要散架的老式吉普,拿着比盗猎者落后的枪支装备,与高寒缺氧的自然环境抗衡,在平均海拔四五千米的雪原荒野里,用生命与盗猎盗采分子奋勇斗争。第一代“可可西里人”唤起了三江之源对生命的呐喊。1994年1月,索南达杰率队进入可可西里,在断粮数日并身患重病的情况下,抓获了20名盗猎者。押回途中,盗猎分子进行了猖狂反扑,索南达杰在与盗猎分子的激烈枪战中,不幸牺牲。数日后当人们发现索南达杰的尸体时,一个被冰冻着却依然保持着子弹上膛姿势的“丰碑”永远留在了太阳湖畔。一个索南达杰倒下了,但守护可可西里的征程未曾停歇。1995年,扎巴多杰继任西部工委书记,“野牦牛队”发展壮大到五六十人。索南达杰被原国家环保总局、国家林业局授予“环保卫士”称号。1996年6月13日,青海省批准设立玉树州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美丽少女”开始拭去泪水,重拾起往昔那神秘又高尚的灵魂。“可可西里人”用生命“灭绝”枪声“雪虐风饕志凛然,旷野守护弥高坚。我以我血惊苍天,惟愿雪域枪声绝。”这是原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才嘎写在可可西里10年战斗历程画册里的一段话。1997年,国家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年,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在玉树州成立。踏着索南达杰的足迹,第二代“可可西里人”有了更加强大的组织保障和坚定的后盾。在布周和才仁桑周看来,这段时期也迎来了可可西里守护历程中最“惊天动地”的10年。

图片 5

向南穿过100多公里宽的山脉,便来到了昆仑山口。昆仑山口位于昆仑山中段,格尔木市区南160公里处,是青海、甘肃两省通往西藏的必经之地,也是青藏公路上的一大关隘,因山谷隘口而得名,亦称“昆仑山垭口”,与格尔木的海拔相比,这里的海拔达到了4768米,比市区上升了2000米。高海拔对于车辆的性能是极大的考验,传祺GS8凭借全地形控制,从容应对高原地区巨大的温差和多变地形,为本次志愿活动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可可西里管理处提供

广汽乘用车闫建明副总经理在可可西里管理局学习交流

图片 6

“那个时候,盗猎还是非常猖狂。盗猎分子白天观察动物活动,晚上开始猎杀,他们开着改装汽车,用大灯照着羊群,然后开始扫射。有的藏羚羊还有一口气就被活生生地剥下了皮,手段极其残忍。”才仁桑周说。“每次看着藏羚羊成堆的尸骨,还有从母羊腹中挖出的未出生的小羊仔,我们这些男子汉都忍不住哭起来。”说到这里,才仁桑周眼中泛起了泪光。“1999年,原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组织开展我国历史上首次大规模武装反盗猎行动——可可西里一号行动,这成为可可西里反盗猎斗争的巨大转折点。”布周说。随着“高原二号行动”“猎鹰行动”等一系列专项行动的实施,一大批大案要案成功告破,严厉打击了盗猎者的嚣张气焰。才仁桑周坦言,他们从来不怕盗猎分子,可可西里残酷恶劣的环境才是每次进山巡护的最大危险。“车辆损坏、车辆陷到沼泽里这些情况都是常态,往往十几公里路,要边挖边走好几天,有时候还有棕熊、野牛、狼群攻击巡山车。而最让人害怕的是队员出现高原反应和生病。”16岁就开始守护可可西里的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说。

从黄河源拓展到长江源,今年传祺也将首次进入可可西里地区,在生态保护建设、志愿者机制创新、公众宣传教育等方面持续拓展与创新践行,以更多实际行动助力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

传祺GS8组成的湿地使者车队

可可西里管理处提供

图片 7

翻越昆仑山口,进入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长江源园区暨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草甸和荒漠,苍凉又野性。这里全年平均气温低于零摄氏度,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摄氏度,氧气含量不足平原地区的一半,被称为“人类生命的禁区”。

无惧生死考验,是“可可西里人”对守护三江源这份责任的生动诠释。也正因为这样的义无反顾,让更多人关注这里、关心这里,才换回了可可西里久违的宁静与生机。1999年,藏羚羊保护及贸易控制国际研讨会发布了《关于藏羚羊保护及贸易控制的西宁宣言》,标志着国际间合作打击盗猎藏羚羊、制止藏羚羊绒制品非法国际贸易活动的局面初步形成。2000年,青海宣布对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封闭式保护,同时随着不冻泉、索南达杰、沱沱河、五道梁、卓乃湖五大保护站的相继成立,可可西里正逐步归还到大自然的手中。布周说:“正因为国家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视,以及国民素质的提高和持续数十年的严打管控,从2009年开始,可可西里的枪声销声匿迹。”可可西里动物也在唱生态改革赞歌2004年上映的电影《可可西里》,将藏羚羊的纯洁与灵动呈现在世人面前,也吸引了更多人加入到保护藏羚羊的队伍中。随着保护的持续推进,藏羚羊种群从不足2万只逐渐恢复到5万多只。藏羚羊的成功保护,是国家生态保护的一个缩影,更是青海人民的骄傲。2008年,藏羚羊“迎迎”成为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之一。藏羚羊所象征的不屈不挠的高原精神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走出高原,走向世界。

图片 8

图片 9

杨阳摄

可可西里管理局局长、森林公安局政委布周为志愿者们介绍可可西里保护区

可可西里无人区

“你看,被救助的藏羚羊看见我们就主动跑过来了,知道我们要给它们喂奶了。”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有5只藏羚羊和1只藏原羚,这些都是队员们巡山时救助回来的野生动物,负责日常喂养的是今年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闹吾卓玛和她的同事们。在管理员们的细心呵护下,这几只野生动物正在茁壮成长,并将最终回归自然。如今,在广袤的青海大地,有藏羚羊安详地繁衍生息,也有雪豹这样珍稀的物种频繁闯入人们视野。在三江源,人和野生动物的界限已经不那么明显,他们是邻居,也是亲人。呵护,已经成为新一代“可可西里人”的重要使命。

在学习交流过程中,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森林公安局政委布周为志愿者们详细介绍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其中被誉为中国第一神山的昆仑山中段横垣在保护区北部,奠定了可可西里“万山之祖”的地位。这段山脉在保护区内长度延绵400多公里,它是昆仑文化主要的诞生地和发源地,更是中华文明闪耀瑰宝之一。

与严酷的自然环境对应的,是世界上罕见的、独特的自然资源,保存着青藏高原最完整的高原夷平面和处于不同演替阶段、不同盐分和形状的密集的湖泊群,是长江源北部的重要集水区;拥有庞大山系与冰川、湖泊、河流湿地及地质遗迹、高寒草甸、高原草原,构成了世界特殊的生境。

红外线相机拍摄到的野外雪豹青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提供

图片 10

图片 11

“在祁连山青海境内,我们多次监测拍摄到雪豹活动的画面,说明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成效明显。”青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蒲永国说。2016年1月,玉树州杂多县昂赛乡牧民土登和巴丁在放牧时,发现了一只受伤的雪豹,两人迅速将雪豹送到了当地派出所。乡上组织兽医对雪豹进行救治。半个月后,痊愈的雪豹被放归山林。昂赛乡乡长旦增文秀告诉人民网,对当地牧民来说,野生动物虽然常常会给自己的牦牛带来麻烦,不过,牧民不会为了自家的牦牛而伤害野生动物。在《青海省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失补偿办法》的引导下,昂赛乡专门建立了以社区为管理主体的“人兽冲突基金”,由政府出资10万元,社会各界众筹10万元,牧民为自己的每一头牦牛都上了保险。这种补偿机制的建立,既保障了牧民的利益,也让牧民保护野生动物的积极性得到了提高。

冰山

可可西里最具代表性的物种“高原精灵”藏羚羊的种群数量占全球数量的近40%,繁殖地面积占全球的近80%。同时,可可西里也是被称为“化石级”野生动物野牦牛的栖息地,该区域是全世界受人类影响最小的区域之一,也是世界上荒野景观保存最为完美、最为典型的地区之一,更是全世界开展多学科研究、认识生物间的相互联系与制约及生态变化规律的理想空间。

杨阳摄

外流河、内流河遍布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千湖之地”的美誉由此而来。在可可西里450万公顷的总面积上,汇聚了众多冰川湖泊,仅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就有107个;大于200平方公里的湖泊有7个,比如著名的卓乃湖、可可西里湖、太阳湖等;小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有7000多个,总面积3820多平方公里,相当于600个西湖。

图片 12

同样,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和祁连山国家公园相继成立,过去“依靠草原”的牧民也实现了“生态转身”,7000多名牧民们走上生态管护员岗位吃上了“生态饭”,胳膊上那印有“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巡查”的红色袖章,赋予了这一代牧民一个全新的身份、一份光荣的使命。勾画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生态新图景生态保护,永远在路上。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三江源生态保护一期工程的圆满收工到二期工程的开启,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善。2016年,随着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施,包括可可西里在内的三江之源,迎来了新的历史发展机遇。

图片 13

广汽传祺GS8作为一款可比肩合资品牌的中型SUV,健硕的造型、豪华实用的内饰以及超大的空间,在上市不足两年的时间,就已累计庞大的用户群,良好的口碑、出色的综合性能以及颇为接地气的价格,都是其关注度居高不下的关键。广汽传祺GS8不仅适合在城市中游走,充沛的动力在高原地区同样表现出色。

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提供

三江源、长江源沱沱河交汇

图片 14

2017年7月7日,青海可可西里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也是我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通过几十年的保护,可可西里划入三江源国家公园,并申遗成功,几代可可西里人的梦想终于成真了。今后,我们要加强项目建设、科学研究监测、教育宣传和依法治区转型,向国家级和世界级的管理水平看齐。”在布周看来,这是机遇更是责任。2018年10月26日,三江源国家公园暨青新藏三省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盟第六届工作协作会议在青海西宁召开,青海、西藏、甘肃、云南、新疆五省区9个自然保护区联合执法、打击破坏生态环境和野生动植物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的合作机制正在形成,西部兄弟握指成拳,共同将生态保护推向新阶段。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在生态、生产、生活“三生共赢”局面之下,青藏高原的野生动物拥有了更加安静广阔的乐园,人与自然正在同享改革结出的硕果,和谐发展大道也将越走越宽阔。(马盛楠杨阳许璇张晨)

其中素有“可可西里大产房”之称的卓乃湖是藏羚羊的产羔地,每年5月左右,都会有大批藏羚羊不远千里,穿越青藏铁路、青藏公路等通道迁徙至此。卓乃湖孕育着这群神秘灵动的生命,被冠以“生命之湖”的称赞,而自1995年设立了省级保护区,1997年晋升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为以藏羚羊为代表的众多濒危物种的保护而设立的。据统计,在上世纪90年代,可可西里藏羚羊数目仅存1万多只,通过多方努力,而今保护区的藏羚羊数目已增长到6万多只。

图片 15

图片 16

由于配备了可靠的四驱系统,驾驶GS8在一些非铺装路面行进并不会有太大压力,同行的朋友们纷纷表示,即使在野外行进,颠簸感并不明显,够舒适。纵使车外是严冬或酷暑,三温区自动空调系统依然让车内四季如春。

可可西里作为我国四大无人区之一,素有“动物王国”之称。这里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和珍稀、濒危、重要保护物种的集中分布区,拥有的野生动物多达230多种,不仅生活着藏羚羊、藏野驴、白唇鹿、雪豹、野牦牛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还有棕熊、猞猁等8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以及9种珍稀濒危鸟类。这片人类禁区,是动植物的天堂,生物多样性和生物景观的价值非常珍贵,所以也被称为“世界第三极”和青藏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

步入人间净土,感受生命奇迹

图片 17

可可西里气候严酷,自然条件恶劣,人类无法长期居住,被誉为世界第三极,但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拥有野生动物多达230多种。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白唇鹿、棕熊等等珍稀野生动物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保护区内,共有哺乳动物31种,鸟类60种,鱼类6种,爬行类1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7种,二级保护动物17种。目前,藏羚羊是可可西里分布数量最多的大型野生动物,数量已经恢复到6万多只。

雪豹

所以,可可西里也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基于陆地生物多样性提名世界遗产报告》列入最具生物多样性价值、最具世界自然遗产价值的78个区域之列。

可可西里至今还保存着世界最原始的模样,被誉为“人间净土”。广袤的土地、巍峨的冰川、多彩的湖泊、怡然的生灵,在这里,四季轮转时间静淌,苍凉又博大,天地雄浑一体仿若置身世外。严苛的气候环境和优雅自得的高原动物,一静一动尽显生命的脆弱和顽强。

图片 18

图片 19

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世界飞得最高的鸟类”斑头雁

被称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的昆仑山

2017年4月,IUCN在对可可西里最终的评估报告中如此描述:“这片严酷的荒野一望无垠,美景令人赞叹不已,仿佛被冻结在时空中,然而其地貌和生态系统却在不停地变化……孕育了同样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植物种,以及依靠这些植物生存的所有食草哺乳动物都是青藏高原特有的,而总体上有60%的哺乳动物物种是该高原特有的”。

正因可可西里的珍贵,保护区内共设立了5个保护站,每年的公益性环保行动都会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和五道梁保护站进行,工作人员也向志愿者们详细介绍了活动所需的注意事项。其中索南达杰保护站是由环保卫士索南达杰所命名,是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也是对外宣传的最大窗口。

图片 20

图片 21

此次奔赴可可西里的广汽传祺GS8车队

众所周知,可可西里在2017年7月7日正式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面积最大、平均海拔最高、湖泊数量最多,并延续了大型哺乳动物大迁徙景观的世界自然遗产地。申遗的成功,也为可可西里打开了通向世界的大门,而成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段耗时三年多的艰辛申遗之路,它的背后是这片土地守护者们用30年的光阴,用生命坚守,用青春谱写的一段段不为人知的传奇故事。申遗不是目的,保护才是根本,往昔的黄金土地已转变成如今的人间净土,未来更需要多方力量,共同守护,共筑生态文明。

藏羚羊,被称为高原精灵。被称为”可可西里的骄傲”,同时也是我国特有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藏语称“作”,名为羚羊。它矫健的身影早在哈龙沟岩画中就有出现,中国古代地理名著《山海经》称它为西地奇兽“林羊”

此次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学习交流,让志愿者们加深了对可可西里的认识,同时也深刻认识到此次志愿者活动的意义。在之后的环保工作中,传祺将不断发挥企业影响力,号召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国家公园建设。正如习总书记所说:“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传祺将继续为生态保护尽一份责任和担当。

图片 22

每年进入5月,都会有来自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以及青海三江源、可可西里保护区内的数万只藏羚羊前往海拔4800米的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产仔,8月母藏羚羊带着年幼的小藏羚羊回迁,各自返回栖息地。迄今为止,藏羚羊的这种夏季产仔后的大迁徙是全球最为壮观的三种有蹄类动物大迁徙之一。

图片 23

高原精灵藏羚羊

在青藏高原恶劣的天然环境中,为寻找满意的食物和抵挡酷寒,经过长时间适应,藏羚羊构成了集群迁徙的习性,而且其身体上生长有一层保暖性极好的绒毛。然而,就是这世界上最纤细的动物纤维——藏羚绒,为它们带来了杀身之祸。因为藏羚绒细,编织出来的披肩非常轻薄。一块两平方米大小的藏羚绒披肩只有几十克重,可以穿过戒指。20
世纪 80
年代末期,由于一些所谓贵族对被称为“羊绒之王”的藏羚羊羊绒——“沙图什”的需求,藏羚羊的栖息地变成了一个屠宰场,每年数以万只的藏羚被非法偷猎者捕杀,直到只剩下1万头,“高原精灵”藏羚羊一度濒临灭绝。

图片 24

1994年1月,在一次打击偷猎者的行动中,青海省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只身同10多名偷猎者激战,不幸中弹牺牲,也让可可西里的藏羚羊保护工作更多地进入大众视野。索南达杰的精神,激励和鼓舞着所有的守护者和环保先行者,直到如今。在国家的重视下,热血卫士们的守护下,到2017年上半年,常年出入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已上升到6万多头。

“溯源文明,共护长江”

从水资源来说,可可西里地区是中国乃至世界湖泊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因为盆地内地势平缓、排水不畅,加之永久冻土阻止流水渗入地下,于是积水成湖。千姿百态的湖泊,是可可西里地区最美丽的存在。行走在可可西里核心区,一个个湖泊就像一粒粒珍珠,镶嵌在可可西里的心脏地带。面积达200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有7个,最大的乌兰乌拉湖面积为544.5平方公里;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总面积达3825平方公里,相当于600个西湖。1平方公里以下的湖泊,据航测更是多达7000多个。

图片 25

湖泊王国——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地区的这个世界罕见而壮观的湖泊群,不仅滋润着动植物的生长,更是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变化的“晴雨表”。全球气候变暖,冰川融化加速,均在这些湖泊的身上有所体现。观察表明,可可西里地区的一些湖泊近年来湖水有所上升。

可可西里不仅是湖泊的“王国”,还是大江大河的发源地。其中,最重要的是楚玛尔河水系,它是长江源的北源。长江,既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更是我们习总书记深深牵挂的河。

图片 26

长江源头水系

在索南达杰保护站,湿地使者们举行了“溯源文明,共护长江”取水仪式,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仼永禄副局长和广汽乘用车闫建明副总经理,共同将取自楚玛尔河的长江源之水,装入特制的容器中。广汽传祺湿地使者,将把这瓶代表文明流传的长江源头之水,带回广汽传祺广州工厂,呼吁更多的人溯源文明,共护长江。

图片 27

三江源管理局仼永禄副局长和广汽乘用车闫建明副总经理共同完成“溯源文明,共护长江”取水仪式

索南达杰保护站位于昆仑山脚,海拔4800米,站前4米多高的藏羚羊头形象异常引人注目,它以与盗猎者激战而牺牲的索南达杰命名,是可可西里第一个民间保护站,同时也是可可西里五个基层保护站中唯一一所藏羚羊救助中心。

图片 28

志愿者将来自长江源头的水注入容器,永久珍藏

湿地使者与巡护工作人员、志愿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用队员们的话说,保护站的工作和生活既艰苦又浪漫,浪漫只是在短暂的夏季。高原的冬季来得很早,全年有7个月冰冻期,即使在夏季的8月都有暴风雪。保护站冬季的最低气温能到-45度。在与巡护队员的交流中,湿地使者们被深深打动。队员们说,比盗猎分子更危险的“敌人”是大自然。不止一个人,在茫茫雪原中被困十多天,高原肺水肿险些丧命。湿地使者们纷纷表示,写在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墙上的“热爱自然,爱护生命,忘我奉献,勇于牺牲”、“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标语,绝对不是泛泛而谈,而是这片热土上,这群生态卫士们的真实写照。

图片 29

图片 30

参与本次湿地使者行动的全体志愿者合影

当车队再次出发,返回格尔木,已经是夜晚时分,此次“护源有我”湿地使者行动也接近了尾声,湿地使者表示:“三江源如此美丽,又如此敏感而脆弱。可可西里之行让我对高原精灵充满敬畏,震撼于生态保护之不易,巡护员守护之伟大,在生态保护的道路上,我们依然任重道远。”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